电话直呼
在线客服
企业地标
联系我们:
联系人:吴小姐
座机电话:020-84112035
全国热线:400-688-4849
销售a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销售b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联系我们:
联系人:吴小姐
座机电话:020-84112035
全国热线:400-688-4849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关于爱德 > 行业新闻
爱德简介
公司新闻
行业新闻
联系方式
健康常识
排行榜
唯技术论不可取,影像科医生要超越影像 收藏

        医学影像的发展与技术是绝对有关系的,不管从临床角度来看,还是从技术发展来看,医学影像的发展是非常快速的。从历史的长远角度来看,医学影像最初是为患者发现病变、定性病变而服务,这两个主要的功能,随着时间的推移和人们对健康的关注和投入,发现的病变越来越早期定性越来越难,这就促使医学影像技术不断发展,推动医学影像诊断能力的提升。


  但是在不断的发展过程中产生了一种“唯技术论”,认为技术或机器能够解决所有问题,以至于有人认为放射科医师不需要了。早期的影像诊断医师,是需要跟患者打交道的,需要看门诊的,临床放射学是以前的定义——与临床紧密结合的,放射科的医生都是从临床选拔出来的优秀医生,他们对临床病情的了解和接触都是非常好的,后来逐渐脱离临床,进入幕后,在电脑前解决问题。随着技术的发展,这种幕后工作的可能性越来越大。


  上世纪七八十年代,美国的放射医生很“值钱”,就是因为那时候的美国放射科医师,基本都是上午读片和书写诊断报告,下午做穿刺、引流、血管介入等等动手操作等等的事情。现在很多人自以为在台后解决问题,对患者的临床情况重视程度越来越减少,导致很多放射科医生不看手术记录,没有临床背景,只有影像专业技术。影像专业的专科或本科毕业生,其实只能做设备的操作获得良好的图像资料而已。


  但是就目前而言,影像科医生还是需要超越影像——放射科不能只看影像,要为临床诊断过程中提供帮助,而不是单独地通过看片子来提供影像上的异常表现或初步的诊断。放射科更要走向服务、服务临床,包括与患者的接触、检查,让整个影像回到临床放射学的初衷,螺旋上升的不断变化的过程,现在放射科医生很能认识到自己的局限性。


  从这个角度来看,影像医学要逐渐变成临床医学的学科的阶段,影像科医生的临床知识综合要求越来越高,技术的发展不能代替对临床的需求。

影像本身的属性是数字化影像,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通过计算机综合分析、人工智能技术来整合,影像学有先天基础,全球范围内的DICOM标准的统一格式,使医学影像可以互通,这是技术上的优势。


  现在影像医学人才需求量太大,影像科医生来不及培养,三甲医院也很缺影像科医生,因为医生培养很慢。医学影像设备和技术发展太快,影像检查涉及面广,知识面要求广,知识更新快,所以放射科医生很难做。需求量在增大,但是愿意做的人不多。所谓辅助科室,尤其是影像科、病理科,非常缺,现在所有医疗都存在这个问题,脑力劳动者不太值钱。


  面对大量的需求,人工智能集中处理、诊断的价值显得非常诱人,在有需求、有基础、有技术、有动力的情况下,人工智能和影像的结合是必然的。在未来几年的“人工智能+医学”领域,医学影像是一个值得大量投入的地方。

 

除了需求大、人才少以外,最大的难题是政策难题——影像在医院是辅助科室,辅助科室的定位很尴尬,最明显的一点就是影像科医师的脑力劳动价值被严重低估,因此很多优秀毕业生不愿意选择这一科室,留不住优秀医生,又体现不了技术人才的价值,因此人才成为整个行业发展的瓶颈。


  现在所谓的“人工智能+医学影像”依旧只能解决一些很基础的问题,但是也能够在我们看得到的范围内提升医院整体服务能力。但是促进人工智能走进临床,让医生留更多的时间给患者,减轻简单劳动的负担,还是要依赖有效的政策推动。

 

 作为医生,关键在“用”,人工智能的医疗判断是否符合临床实际。现在有些放射科医师担心人工智能的应用会导致其失业,但是我认为起码在医院里面不会出现这种情况——任何一种服务和技术的落脚点都在患者身上,医疗是一个非常依赖于医生的服务行业。


  每个行业都有自己的特点,医疗是一个服务型行业,对人工智能的运用也离不开“服务”的本性。比如达芬奇机器人,医生也是将其作为一种工具、设备来运用的,不能代替人。人工智能提供的毕竟只是一个可能性的百分比范围,无法完全替代医生的经验与知识,把患者完全交给机器,是不对的。AlphaGo能下围棋打败人类,是因为围棋再有千变万化,也是有量的,而患者病情是“无限量”的,所以我认可人工智能给临床医生带来的帮助,但患者依旧是非常需要医生的,医疗服务是一种人文关怀,一种情感交流,是机器代替不了的。

 

  医生可以利用人工智能来做更多基础性工作,把时间留给患者。现在医学走进一个怪圈——很多人在想方设法逃脱与患者的交流,喜欢依赖于机器答案,实际上对患者的正确诊断,很多时候依赖于医生本身与患者的沟通和接触。

 
   作为临床医生,其实我们早已接触过现在所谓的“人工智能+医学影像”类似服务,只不过此前是小范围的应用,大多附加于硬件,发展缺乏氛围——最主要的还是政策(收费)问题无法解决,加之整个医疗行业的服务价值在过去很长一段时间内是被低估的,医院对类似附加于硬件的软件接受力并不强,因此“人工智能+医学影像”这一细分领域的进步此前更多地依赖于社会力量。


唯技术论不可取,影像科医生要超越影像 相关内容

 
友情链接: 识别腕带 医用腕带 爱德防丢腕带 爱德-阿里巴巴国际站 广州爱德-阿里巴巴中国站 爱德腕带淘宝店
广州愛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85985号-1 页脚 123