电话直呼
在线客服
企业地标
联系我们:
联系人:吴小姐
座机电话:020-84112035
全国热线:400-688-4849
销售a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销售b
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联系我们:
联系人:吴小姐
座机电话:020-84112035
全国热线:400-688-4849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关于爱德 > 行业新闻
爱德简介
公司新闻
行业新闻
联系方式
健康常识
排行榜
河南一医院误诊致人死亡 拒赔偿称我们根子硬 收藏

近日,舞钢市民李琳向记者反映,称其父亲李发根在河南弘大心血管病医院(以下简称:弘大医院)治疗时由于医院误诊误治导致死亡。事后,李琳多次与院方协商,院方只愿意退还5—10万元医疗费,此事经大河网曝光后,河南弘大医院置之不理,并扬言:“我们就是这样,怎么了?媒体算什么?你们去告吧,把郑州市委书记吴天君和河南省卫生厅长都找来,看我们怕不怕?要是没有过硬的根子我们还敢叫‘弘大’吗?”

据死者女儿李琳讲,2011年12月份其父李发根由于胸背部疼痛转入弘大医院治疗,当时医生诊断为I型主动脉夹层(一种急重病)。在做手术过程中,因手术时间过长,凝血因子被破坏,血液无法凝固死亡。

李发根的意外死亡,让李琳对宏大医院的诊断和治疗方案产生质疑。李琳说,她随后向相关专家咨询,得知父亲的病属于主动脉壁间血肿,而不是I型主动脉夹层,应先进行保守治疗,短期内不能做手术。

弘大医院对此解释称,医院的诊断结果也是主动脉壁间血肿,只是当时为了记录省事,才将主脉壁间血肿写成了I型主动脉夹层,实际手术时是按照主脉壁间血肿医治的,所以不存在诊断错误。

对于医院的解释,李琳表示难以接受,主脉壁间血肿和I型主动脉夹层根本就不是同一种疾病,记录省事一说纯属推卸误诊误治的责任。

之后,李琳多次到医院进行协商,院方均表示自身无过错,但出于对死者家属的同情,愿意退还5-10万元医疗费。但李琳表示无法接受。

弘大医院对病人的诊断是否正确?为什么病历与实际治疗方案不一致?手术过程中是否存在重大失误?

2012年11月15日上午9时,大河网记者就此事电话联系了宏大医院韩院长,对方称“正在开会”,随即挂掉电话。16日上午11:30,大河网记者再次联系韩院长,对方以记者非医学人士为由,不愿做过多解释。

媒体将此事曝光后,院方相关人士扬言:“……常在河边走,哪有不湿鞋的?医院治死人不正常吗?……不就是媒体吗,报吧,越曝光我们越出名啊……我们就是这样,怎么了?媒体算什么?你们去告吧,去把郑州市委书记吴天君和河南省卫生厅长都找来,看我们怕不怕?要是没有过硬的根子我们还敢叫‘弘大’吗?”

日前,死者家属李琳向记者提供了一份双方交涉的录音,一些鲜为人知的内幕逐渐浮出水面。录音整理如下:

4月2日:主刀医生称主动脉夹层手术风险大

死者女儿李琳:周院长(弘大医院周其文院长),事情已到这种情况,希望您能理解家属的心情,您认为弘大医院在对我父亲的病情诊断、治疗方案及主刀医生(事后得知是第三次亲自主刀)的权威性、科学性和严谨性是否完全妥当,为什么没有同意家属请专家手术的请求?手术中究竟发生了什么情况,院方能否提供监控录像?

周其文院长:患者李发根的病情复杂,手术部位离心脏很近,医院组成的专家团队没有问题,我是手术的指导,主刀大夫杨再珍是河南知名的专家、教授,有上百列心脏手术和多次血管手术经验,不会存在手术失误。

当日,李琳找到了主刀大夫杨再珍教授进一步求证。

李琳:杨教授您好,我们知道您为我父亲的手术已经尽力,有些问题不太明白,是什么原因造成我父亲在手术中大出血?是否存在打开胸腔后与诊断情况不通:为什么手术的最终报告与当时的实际情况不同?

杨再珍:主动脉夹层手术风险很大,I型主动脉夹层是最严重的,Ⅲ型较轻的。像这种手术,成功靠的是团队力量,目前在河南,我是直接参这种手术案列是最多的人之一。

杨再珍:在患者李发根的手术中,第一次手术缝合后针脚流血不止,机器无法辨认出血部位,不得不二次切开胸脏,进行二次转机从新缝合,心包大量出血,血凝子被破坏,无法凝固,但不存在胸腔被打开后与诊断不同的情况。在手术的当天,院方还从北京请来了专家陈长城,家属如果认为李发根的手术存在技术上的异议,可以做相关的医疗鉴定。可以肯定的是李发根在手术结束时心脏已停止跳动,肾功能消失。

至此,死者家属对李发根的死因倍感纠结,既然当初院方已拒绝家属另请专家手术的请求,为什么在手术进行中要从北京空降专家呢?为此,李琳带着父亲的病例四处请专家论证,得出的结论是,李发根的病属于主动脉壁间血肿,而非I性主动脉夹层,建议应保守治疗。

6月1日:院方庞主任称患者病情是主动脉壁间血肿

庞主任:为论证李发根的诊断、手术方案是否正确,医院成立了专家委员会,会诊的结论认为,院方在对李发根的病情诊断、治疗、手术方面不存在重大失误,我也是接受这个任务刚一周,如果家属同意,院方愿意退返5-10万元医疗费作为补偿。

李琳:如果院方的诊断、治疗、手术不存在错误,为什么会把主动脉壁间血肿写成I型主动脉夹层,会在我父亲血压、心脏状况等非常好,壁间血肿正在吸收变小的情况下选择手术,为什么7-8小时的手术会拖到15-16个小时,这中间究竟发生了什么?报告结论为什么会严重失实?

庞主任:患者李发根的病情属严重型的主动脉壁间血肿(血肿厚13MM、主动脉直径大于50MM),符合手术条件,不存在手术错误问题,至于死亡的报告结论,是出于对双方的方便考虑。

6月5日:院方手术6小时后紧急请来北京专家

李琳:陈主任(北京专家陈长城主任),手术前您对我父亲的病情如何看待?好像是除手术结束时,以前没见过您?

陈主任:我是下午3点(上午9点左右手术开始)多从北京赶来进入手术室的,手术前对李发根的病情不十分了解,只能对结局表示遗憾。

6月5日:北京专家称主动脉夹层、主动脉壁间血肿不是一种病

李琳:既然是这样,请您看看我父亲的病历和相关CT资料,为什么在CT中明明显示的是主动脉夹层并注明为主动脉壁间血肿的情况下,院方要写成I型主动脉夹层呢?您看,从住院到12月12日,我父亲的病情正在好转,而且心脏、血压都很正常,少量积液正在被吸收。为什么在这种情况下还要进行手术?

陈长城主任详细查看了李发根的病例并进行了对比。

陈主任:主动脉壁间血肿与I型主动脉夹层不同,此时要做手术,除非手术成功,不然就是直接要命,最好采取保守治疗,等待时机再手术。不知道当时手术的技术参数与CT显示部位是否相同,从病例和CT上看,病人的血肿是6MM,主动脉直径为46MM,有正在收缩表现。

院方理由:没有按诊断病历上的病情治疗

据录音显示,6月8日,李琳等家属再次到医院讨要说法,但院方坚称对李发根的诊断、治疗、手术是正确的,虽然病例上写的是I型主动脉夹层,但是是按照主动脉壁间血肿治疗的,如果协商不成,死者家属只能走法律程序。

对于院方的解释,李琳觉得很荒唐,诊断的是I型主动脉夹层,病历本上写的也是I型主动脉夹层,医院却说是按照另外一种病做的手术,这种说法根本就站不住脚。首先,弘大医院存在误诊,随后又误治,手术中发现情况不对才从北京紧急请来专家,最终导致患者死亡,这个事实很清楚。

李琳告诉记者,她已经于一个月前向郑州市有关部门提交了书面投诉材料,但至今没见回音。




 
友情链接: 识别腕带 医用腕带 爱德防丢腕带 爱德-阿里巴巴国际站 广州爱德-阿里巴巴中国站 爱德腕带淘宝店
广州愛德医疗科技有限公司 版权所有 粤ICP备12085985号-1 页脚 123